忍者ブログ
[38]  [37]  [36]  [35]  [34]  [33]  [32]  [30]  [29]  [28]  [27
2018.11.19 Monday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1.08.18 Thursday
关于《楚门的世界》的一篇……呃,感想?
本质上是一篇作业。

---
 

 
楚门在得知自己的生活只不过是部24小时不间断播出的真人秀电视剧之后回顾自己前面三十年的时光,一定觉得自己亏得要死。
 
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人生就是一个巨大的骗局。父母,假的;从小长起来的朋友,假的;大学时代认识的妻子,假的;同事,假的;卖报纸的老先生,假的;就连路上随意行走的NPC都是假的。唯一一个真实的初恋情人在这个巨大的谎言里像个活脱脱的疯子,最后还被拖走,无法再见。
 
那些按理说具有着太多可能性的未来牢牢地掌握在导演的手里,正如他的朋友“马龙”在影片一开始所说:“你所看到的一切绝非虚假,只是控制。”可控制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还不就是虚假。设一个让人无法逃脱的计,把一切掌握在手心里,(自认为)了解了被控制人的心理,把楚门玩弄于鼓掌之中。楚门是想这么做的吗?是的,但他所有的行为又因控制不得不改变了方向。于是楚门在最开始的斗争里如同困兽,无论如何都逃不出导演的手掌心。
 
由此想起了前一段时间看见的一条新闻。说是一对加拿大的夫妇从小隐瞒了自己四个孩子的性别——孩子们真正的性别只有夫妇俩知道——而让他们长大后自己进行选择。人们对此众说纷纭。有的认为这真是荒谬,若是孩子选择了和自己生理性别正好相反的那一边,孩子以后的人生岂不是困难重重?对性别本来就没有观念的孩子的这份意识应该由家长领导他们理解。有人说他们还真不愧是民主又敢做的国度,让孩子“自己”去选择自己真正想要的,从而成为“真正的”自己。
 
那我们一直以来选择的、接触的,是我们所真正喜欢的吗?
 
小时候的一切可以说全是父母选择的结果。玩具,图画书,就连以后吃饭的口味都由母乳(母亲)来控制。在这样的环境里成长的人,真的是他本来的样子?这个问题真的很难回答。如果某人相信灵魂的永恒,追求精神的高度,那他因为身体的激素而导致的喜怒哀乐又要怎么说?说的有些远了,我想说的其实是“环境造就人”,说得切题些就是“媒介是人的延伸”。如果我当时并没有出生在我现在所在的这个家庭,那我也不会是现在的这个样子。周围所接触到的一切事物都在一点一滴地改变着人。别人的话,电视的话,网络的话。所接触到的这个世界的话。
 
在楚门因为见到了“早已死去的”父亲而开始怀疑自己所处的世界时候,他的母亲和妻子在家里翻开记录了楚门从小到大的相簿,想借此安抚更加想去斐济寻找初恋的楚门。虽然万般无奈但楚门也只能支支吾吾地敷衍。之后“母亲”与“妻子”离场,楚门一人在家,她们留下相簿让楚门自己琢磨,妻子美露在出门前又特意打开电视机让楚门收看一部“歌颂小镇生活,令我们体验到在家千日好”的影片。楚门一边翻看相簿,一边听着电影节目主持人在那里口若悬河,他的眉头渐渐舒缓,“或许就是这样吧”,他心里一定这么想着,“之前只是因为我太神经质了。” 就在他马上就要觉得似乎这也没什么错的时候,同样为了此目的而翻看的相簿却出卖了他们费尽心力布下的局——结婚,美露向上帝起誓,请求上帝原谅自己做的错事而叠起了自己的手指。美露的虔诚救了楚门,可以这么说,即使她也是这一切的帮凶。
 
楚门被困在楚门的世界,我们也被困在我们的世界。
 
就拿最近非常火的微博来说。自己所关注的好友都是跟自己兴趣爱好上有交集的人,好友的好友说不定也跟自己有交集,于是关注的人越来越多,一段时间后删掉那些自己不爱看的人,只剩自己喜欢的,于是这个时候看上去似乎所有的人都跟自己一样在关注某些事物,圈子越来越大,却也越来越小,渐渐地就会产生“看来‘所有的’人都跟我有着一样的看法和关注点嘛”的想法。实际上呢?大千世界每个人关注的东西都不同,观点更是千奇百怪各有各的理由,又怎么会是几十个、几百乃至几千个你所关注的人掌控的。
 
虽然这些人无法掌控整个世界,但他们的的确确就在影响着你。都说要学会独立思考,但这在当代不知道有多难。
 
我有一个因为不想听韩寒这些舆论带头人的言论而走向了另一个方向的微博友,因为我本人还算是韩寒的半个Fan,刚开始看她说的话真心觉得不舒服,而且不能明白的是,她说不想被别人的言论带走,那带走她的又是谁?信息来源本身就已经有一定的舆论导向了。
 
真相从来不会使人迷惘,使人迷惘的是掺杂在真相里的私人感情。但我们都是俗世之人,客观看待问题说来容易做起来难。施拉姆也说:“动感情的呼吁较之逻辑的呼吁更可能导致态度的改变。”也正是这些感情,让人更要去怀疑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不是如此。
 
还是那句话,无论哪个年代,想要获得思考上的自由很难。在科学的角度上来讲,爱的反面不是恨,而是遗忘。这也同样,或许想获得思考上的自由也就只能什么都不想。
 
关于这点,《楚门的世界》里有一段对话可以阐述。
 
在“真实世界”这边的访谈节目里,主持人问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导演——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直到现在楚门还不知道自己活在一个怎样的世界里?”导演回答:“我们生活的世界是什么样,我们就会接受什么样的世界。就是这么简单。”
 
楚门在他前三十年的人生里什么都不想,他不曾怀疑过这个世界的真实,所以他接受它,所以他是这世界里唯一真实的人。当他发现这一切都与自己所想背道而驰的时候,他势必会去找寻真实,他要脱离别人的控制,找寻自己活着的意义。
 
对于我们现在生存的这个世界,我们也没有任何办法去验证它到底是不是真实的。你怎么知道这一切都不是一场梦呢?陀螺转几圈后蹒跚停步就能证明这是个真实的世界吗?远在几亿光年之外,在宇宙的尽头,在宇宙大爆炸之前那个奇异点的边缘到底有什么呢?上帝?还是另外的宇宙?或者干脆就是一个像玩橘子一样把玩着我们的宇宙的一只大猩猩?……这些问题想想就会发疯,人类终其一生也未必能解决,如果不是相关方面的科学家的话,我们拥有的只有相信和接受。
 
但是……还是有但是的,在心里小小的一角微微地闪着光。如果这个世界不是真实的话,如果这个世界只是个梦的话,如果我闭上眼睛所有的人都会瞬间变成小怪兽的话。
 
转身面向所有人,“如果再也不能见到你,”我说,“祝你早安,午安,晚安。”
 
音乐响起,梦醒,又是在另一场梦境里的新生。
 
2011-6-7
PR
Comment
name
title
url
comment
pass
無題
类似"其实是外星人在下一盘很大的棋吧"、"我的世界只是一个RPG游戏"这样的念头真的不要太多…
脑仁很疼的阿修崽。 2011/08/20 23:49 編集
無題
关于微博影响思考的话,前几天看了篇文章,"现在获取information很容易,有自己的idea却很难"……略为引用
凉白开 2011/08/21 01:58 編集
無題
@阿修姑娘
但这种想法多有意思啊有木有~=33=

@凉白开同学
嗯没错,尤其是在这个信息泛滥的年代。虽然网络世界把基本上所有的人又都联系在了一起,但没有自己的想法实在太糟了……
靡仔w 2011/08/22 16:36 編集
無題
其实我的意思是“真的不要太多噢~”…(←此人是成天乱想的双鱼座
起太早很暴躁的阿修崽。 2011/08/26 08:50 編集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About
日曆
10 2018/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Say Something!
最新コメント
[06/25 nofans]
[05/29 Darling❤]
[03/08 兔幽]
[02/08 lawrence]
[11/15 小靡靡快躺倒讓窩推]
檢索
Map
free counters
忍者ブログ [PR]